欢迎扩列!
绑定画手@被孖
是个渣男!!!
(感觉已经解绑)
欢迎扩列!再说一次欢迎扩列!微信QQ都行!想加私信我!之前放号你们都不来找我嘤嘤嘤……
我有一个梦想叫做日更,真的欢迎催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童话脑洞 睡美人+白雪公主

石墨走这

赶上雷安日,在当日赶完的!童话改编    雷安+凯柠

幼儿园文笔写完,毕竟咸鱼写手请原谅。

不知道会不会撞梗,反正是和画绑聊天的时候的脑洞。

支持我念一遍的请举手!(咳咳)想听的话看能不能找我扩列(醒醒吧不会有人的)

开始吧——食用愉快!

 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西方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。

有一天,举国欢庆,因为他们的小公主出生了。

这位一出生便万众瞩目的小公主,拥有一双天空般清澈见底、纯净美好的蓝色眼睛,一根蓝色的头发立起来,脸上有两个三角形标志。如果你有幸目睹这位小公主的容颜,你会觉得,她就是一位天使,一位跌入凡尘化作最干净的小婴儿的天使。


事实证明,这位小公主,为全国带来了好运,她是这个国家的幸运女神。那一天,所有人的病痛、穷苦、不幸、悲伤,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。

她,是圣女,无可代替的圣女


全国都在为小公主的出生送上自己的祝福。可惜的是,好景不长,住在最西方的魔女听闻此事,赶来了。魔女坐着她的红色月亮,象征着不幸与灾难的红色月亮,来了。


“听说这有一个天使公主出生了哦~我来送祝福了~”

“哎呀,你们这么防备我干什么?我就是送一点祝福嘛。”

“嗯……送什么好呢?”

“啊,这样吧,祝这位可爱的天使公主,将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,永远沉睡……”


所有人的呼吸都屏住了。


但是,如果有一个魔女,亲吻了她的双唇,那么,她将会从永远的沉睡中醒来。

魔女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祝福,坐着月亮走了,只留下面如死灰的人们和瘫坐在椅子上的国王与王后。


果然,在公主十六岁那天,她陷入了永远的沉睡。

这个国家也不再美丽与富饶,因为他们的幸运女神沉睡了。城墙逐渐缠满荆棘,抵御任何人的靠近,如同一座无法越过的山,将这个王国永远封锁在山中。


海盗问魔女:既然爱她,为什么要让她沉睡?

魔女回答道:

她想让圣女一辈子在她身边,但,她们,是相对的“善”与“恶”。在她预言的那一刻起,她们之间的羁绊就以产生。魔女想着,如果可以,魔女永远都不想离开圣女的光辉,即使那光辉会灼伤她。

可是啊,天使,永远是恶魔憧憬又无法触碰的存在,魔女只能在她的光辉倾洒出来前,提前封锁。让自己短暂的拥有她。


百年后,东方一个美丽又富饶的国家,又一位“公主”出生了。

他的肌肤如同白雪一般,令少女看了惭愧万分,他的红唇胜似桃花,点缀在白雪般的肌肤上,就像一瓣花瓣跌入水中——唯美。

他,就是白雪骑士

他不是公主,但他比公主还要美上万分。


这位本应该是公主的骑士,从小受到良好的绅士(骑士)教育,后来成为了一代名骑士。


可是同样好景不长,他的母后去世了,父皇重新娶了一位后母。这位新皇后心肠十分恶毒,并且非常爱美。新皇后有一面魔镜,她常问魔镜:世界上谁是最美的人?

可是有一天,魔镜回答道:白雪骑士。皇后气炸了,连忙要求魔镜告诉她怎样才除掉白雪骑士。魔镜说:您可以安排一个猎人去杀掉白雪骑士。


皇后下令暗地四处寻找能杀掉白雪骑士的猎人,可是没人愿意接下,即使有高昂的报酬也不愿意,因为白雪骑士长的太漂亮了,猎人下不去手。


就在皇后着急的在魔镜前徘徊时,一位戴着长长的红围巾和绿帽子的少年站了出来,愿意帮皇后完成这个任务。这少年不要报酬,只想在目睹了白雪骑士的盛世美颜后亲手终结了这位佳人,皇后欣然同意。


围巾少年把白雪骑士骗出了城堡,仔细瞧了瞧,却没有杀了他,而是将他领到一处小树林里。树林里有一位戴着白色底色绣着金黄星星的头巾,黑发的少年,靠着树,叼着一株草,稍显狭长的紫色眸子紧紧地盯着白雪骑士。白雪骑士有些紧张,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盯着看。

围巾少年也看着白雪骑士,然后对黑发少年说:大哥,他长得挺好看,就他了吧。


白雪骑士:什么?你们在说什么?需要在下做什么吗?


黑发少年突然凑过来,唇角微微勾起,阳光透过树缝投下斑驳的光斑在他黑中带紫的头发上,凑的如此之近,连脸上的细小绒毛和倒映在他眼中的自己,白雪骑士都能看见。


“啵~”黑发少年突然亲了白雪骑士的唇一口,那张原本就胜似桃花的唇此时更显娇嫩红润,白嫩的脸蛋染上了羞涩的粉色,像四月的樱花盛开一般,尽显少女春姿。从未被人如此对待的白雪骑士此时羞愤不已,脸都气红了,召唤出自己的双剑就作势要朝眼前的流氓砍去。黑发少年敏捷地躲开,像一只偷了腥的坏猫一般笑着,邪邪的,看的白雪骑士心里发毛。


就你了。”黑发少年笑眯眯地说着。


白雪骑士心里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感觉眼前这人会将他吃掉,于是白雪骑士破例遵循了身体本能,迅速后退到三米开外的安全距离,然后,还是控制不住身体本能地溜走了。黑发少年只是笑笑,只是这笑容里带着势在必得,像锁定猎物的狮子,注视着白雪骑士逃离的身影,慢悠悠的朝白雪骑士逃走的方向走去。


另一边,白雪骑士逃至一处小溪边,遇见了长着长长呆毛的姐弟俩,他们有些矮,但是呆毛补足了身高差。他们都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突然闯入的白雪骑士。


“你是谁?”呆毛姐姐注视骑士良久,警惕的眼神使骑士忽然愧疚不已。“在下……在下是为了躲一个人来到这里的,对不起!”“躲谁啊?”

呆毛弟弟好奇道。“刚刚,刚刚有个黑色头发,戴着头巾的少年说了些没头没脑,非常冒失的话,还……”白雪骑士刚刚恢复正常脸色的娇嫩脸蛋忽的又涨的通红。


“哦,我知道,旁边是不是还有个戴围巾的少年?”呆毛姐姐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“是的!”

“他们啊,貌似是海盗呢!我看见他们坐着一条很大很大的船来到这里的海岸边,戴围巾的少年好像说着要帮他大哥找大嫂来着……离得太远了,听得不太清楚。”呆毛姐姐敲敲脑袋,似乎在回忆什么。

“哦!对了!那个戴围巾的少年似乎对我弟有意思呢!总是来找他……”呆毛姐姐的话还没说完,就立马被红着脸的弟弟打断了。


白雪骑士正义感爆棚,有些激动地说:“那让在下来保护这位小姐,啊不对,是先生吧!”


呆毛弟弟表示不想理这位突然打鸡血的骑士。看样子你都自身难保了你还过来试图保护我!?你过来只会把他们引来好伐!


然而呆毛姐姐的内心却完全与弟弟不一样:这样啊……我觉得要跟他们商量一下价格翻五倍的事……卖了弟弟再卖掉骑士,嗯,最美团花就是我了。


白雪骑士看着神色各异的二人,虽然看不懂神情中的波涛,但还是决定就在这保护这对姐弟俩了。


但是,事情总会发生变故。

有一天,白雪骑士在为呆毛姐姐采花时,不慎从悬崖上摔下去了。

黑发少年,哦不,应该是星辰海盗知道此事后,疯了一般跳下悬崖。谁也不知道他在崖下经历了什么,只知道,他一身伤痕地捧着白雪骑士回来了,像捧着心尖上的珍宝一般。


是,骑士遵守着骑士道,墨守成规的,他与明明海盗的自由背道而驰,但海盗,还是在看到骑士的那一刻,彻底沦陷在骑士温柔的笑里,一辈子。

我不管你什么信仰,我不管你是喜欢自由还是不喜欢,我只知道,我喜欢你,我爱你。我不管你到底什么出身,我不想知道这些,也不需要知道这些,我只知道,你要,爱上我。我要让你,爱上我。


魔女,也是这样的。我不管你是不是圣女,你会不会灼伤我,我一定,一定,要在彻底灰飞烟灭之前,全心全意地爱着你。


海盗是魔女带来的,魔女告诉海盗:这里有你要找的人。

海盗从未后悔来到这里,他甚至庆幸自己听了魔女的话。



一个月以后,白雪骑士的伤好了,星辰海盗的伤也好了。


在那间有着呆毛姐弟的小屋里,骑士感到了幸福,城堡里的家,给他的只有囚禁。


那天晚上,海盗又来了。

亲爱的白雪骑士,你愿意和我完成一次旅行吗?”星辰海盗笑着,长长的头巾在月色中翻飞,月光洒在他金色的星星上,洁白的头巾渡上一层金光,又被夜色染蓝。海盗紫色的眸子里变换着多种色彩,好像一朵多变的玫瑰般,绚丽又真诚。

跟我走吧,骑士大人。”少年又说了一次。


很久很久以后,骑士回忆道那个瞬间时,是这么形容的:那时候啊,真的对他没有任何抵抗力。他的眸子里,是不可忽视的爱意和真诚。于是,那时骑士毫不犹豫地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,答应了他。



骑士很小的时候,母后曾给他念过一本书。
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公主,她是这个西方国家无可代替的圣女……


很久很久以后,西方的那个国家,重新焕发出生机,公主从永远的沉睡中醒来,做了女王。

圣女的心其实一直在漂泊,但她找到了那个属于她的魔女。

魔女会一直在最西方的森林里守护她。
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公主,他是这个东方国家无可代替的骑士……


很久很久以后,东方的那个国家,在骑士的带领下欣欣向荣,富饶又美丽,骑士做了新国王。

骑士的心本来一直在家停着,但是海盗找到了属于他的这个骑士。

海盗会在旅行中带着骑士找到自由的味道。

 

 

评论(2)
热度(38)

© 御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